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执手江湖_ 老头脱困-笔趣阁

时间:2021-01-24 13:5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岳不悔小说执手江湖 老头脱困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这一战的过程虽然让人有些意外,但是结果却是一样的,秦禹岩获胜,胜的轻轻松松,毫无悬念,他完全压制了丰圣刚,根本没有给他半分翻盘的机会。

    不过,即使观众们早就料到了结果八成是秦禹岩获胜,但是也看的瞠目结舌,明明都是赛前预测的三十二强之一的人,为什么差距会这么大,和秦禹岩比起来,丰圣刚简直就是个蹒跚学步的孩童,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

    难道,秦禹岩真的有这么强大吗?

    这个疑问悬挂在很多人的心上,也包括秦禹岩的好友们,不过他们倒是含蓄些,并未在外面问些不该问的问题,倒是秦禹岩自己坦白的说出了点东西:“没什么好恭喜的,战胜一个表里不一,华而不实的家伙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这句话看似是在贬低丰圣刚,但是秦禹岩的好友都清楚,这人儿啊,他才不会无缘无故的说谁的坏话,就算是他不太喜欢的人也一样,除非那个人真的很差劲,指人品差劲。所以这句话绝对有别的意思,不过到底是指什么呢?说了跟没说差不多,根本猜不出个所以然来。

    当然,这是指赤衍猜不出来,其他几人或多或少的,都有些明悟,至于理解的东西和秦禹岩想表达的事情是不是一致的,那就只有等到回到家里对答案的时候才知道了。

    接下来的比赛倒没有什么好看的了,天色也不早了,所以上官逸他们互相道别后便离开了观众席,他们打算在外面吃过饭后再回家,别问为什么,问就是做饭的那个人懒得做饭,其他的人敢怒不敢言,只能屈从淫威,去下馆子了。

    他们离开的时候,上官逸是走在最后面的那个,他不慌不忙的看了一眼某个茶楼的位置后才跟上去,不知道是不是他多想了,他总觉得那个地方有什么人在注意着他们,虽然现场时不时会看他们一眼的人不在少数,但他就是敏锐的感觉那个地方的人不怀好意。

    怎么可能怀好意呢?

    上官逸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他们自己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是魔道的人啊,近来计划连连受挫,今天的两步棋又都未达到预期,怎么可能用和善的眼神看那个搅了他们很多事情的家伙呢?杀了上官逸的心都有了,当然是不怀好意。

    是的,两步棋,墨千琉的那场比赛不必多说,玄心吾就是他们的杰作,还有就是丰圣刚的那局,也是他们在暗中影响和操作。

    先说后者吧,原本的丰圣刚虽然也是武痴,会这般行事,但是却不会做的这么惹人烦,更不会逼的秦禹岩下狠手,放狠话,把事情做绝了。但那是在‘原本的丰圣刚’这个前提下,现在的他可以说是他,也可以说不是他,因为他被魔道的秘法诱骗了心神,整个人处于一种癫狂,极端的状态,说是换了个人都不为过,这也就是秦禹岩说丰圣刚表里不一,华而不实的原因了。

    若丰圣刚是原来的那个丰圣刚,那他就能完美的驾驭和发挥自己的一身实力,虽然无法击败秦禹岩,但是却不至于强攻百合无战果,最后被秦禹岩轻松击败的下场。可他不是,现在的他受到了魔道的影响,相当于是另一个人在控制,所以他不可能发挥出十成的实力,虽然也有七八成,但是这之间的差距却大到了离谱,就算是丰圣刚全盛的状态时也可以轻松击败现在的他,更遑论比全盛的他还要厉害的秦禹岩了,自然是绝对压制这个结果,所以他才会说不值得恭喜。

    “没想到那个秘法对人的战斗力影响还有负面的,而且差距这么大,根本一点麻烦都没给秦禹岩制造,反而是帮了他。”

    “因人而异,这件事记载下来吧,以后使用的时候小心些,另外把丰圣刚清醒过来并且对我们复仇的可能性加入到计划的考虑之中,今天在擂台上,我看他好像有清醒的意思,而且秦禹岩八成是察觉到了什么,才这般的侮辱丰圣刚,想借此让他清醒过来。”

    “秦禹岩的感知有这么敏锐?”

    “说不准,毕竟他们之前好像接触过一次,性格变化太大确实容易被看穿,而且我们跟他们站在对立面,出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情都会下意识觉得是我们在搞鬼,而我们的确有这种手段,被怀疑也正常。”

    “这倒也是,不过我们也不是什么事情都会做的呀,之前那次就有其他人做了坏事然后把锅甩给了我们,到现在都没查出个所以然来,真是可恨!”这个人说到这里的时候,其他人都是微微侧目,他们知道这家伙说的事情是真的,若非这次离的计划实在是太重要了,这家伙还在那里查案呢,不过就算他暂时撤离了,还是有人在跟进那个案子。魔道的人不是怕背黑锅,他们日常背锅,但是那件事上他们被摆了一道,吃了不小的亏,这是不能忍受的事情,必须讨回面子。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被门中的长老们责怪,心里很不舒服,但是不要跑题了,现在讨论的是正事,若是这件事办不好,谁也别想有好果子吃,可别忘了,来之前,大家应该都接收到上面老祖的指示说凡事听少主的意见吧?我们的行径可是完全相悖,若是后天的事情办不好了,嘿嘿,你们自己知道是什么下场。”一个人出言把话题拉了回来,并且说明了大家的处境,让众人的神情都微微严肃了些。

    “嗯,这件事就揭过去吧,若是明天晴陇无法拦住李清天的话,秦禹岩大概就会全力出战了,做好这个准备吧。”

    “你就这么对晴陇没信心吗?这个计划可是你最先提出的,你可别忘记了。”

    “是啊,是我提出来的,本来我觉得没问题,但是这次在离都的计划,涉及到傅长安,李清天他们的,就没有顺利进行的,就算是顺利进行了,最后完成的时候也没达到我们预料的结果,说是从未成功过也不夸张吧?所以我觉得晴陇未必就能拖住他,而且如果他真的不管不顾的话,晴陇拖住他的可能性一开始就不存在,上下嘴唇碰下就结束了。”

    “这么说也对,只不过,还真是有些头疼,秦禹岩的实力真的是有点深不可测了,我们还有帮手能拦住他吗?”

    “有的,放心吧。”

    “嗯,只不过,关于顶级战力方面,我有些不放心。”乾坤听书网

    “是啊,墨千琉的状态虽然虚弱的很,但是呢,她不仅没提前进行天赐觉醒,也未施展出消耗精血提升实力的秘法,更未受到很严重的伤势,这就代表她很有可能在短时间内恢复自己的实力,若是……”

    “说的没错,所以我当初就说把宝押在玄心吾的身上是个错误,他那样的人就算是运气好,侥幸成为了非残次品,但是在心性,认知以及立场上,他依旧是个残次品。”

    “这场输了也有我的过失,是我没让他修炼玄武怒的配合武功,所以他才没能扳回一局,而且谁能想到都这样了,墨千琉居然还能反戈一击拿下胜利。”这是培养玄心吾的那个老家伙说的话,虽然玄心吾和他没什么血缘关系,但玄心吾是他养了这么多年的乖乖崽,帮忙说两句话也是应该的。

    “你说的都是,但是我也赞同他的说法,相信玄心吾是个错误,若非他生了反骨,墨千琉绝对会被重创,那场对决的时候,最后被迷雾遮住,几乎无人能察探擂台上的情况时,是他主动把剑架在自己的脖子上的,然后再主动认输,这是我亲眼观察到的,所以我提议进行回收计划,叛徒和残次品是我们不需要的,我们需要的是真正完美的,听话的,成功的杰作,这次就当是特殊的实验吧。”

    “什么?”

    那家伙的一席话直接激起了千层浪,在座的众人脸色陡然变了,如果真如这人所说的话,那就代表墨千琉施展完那招后是真的脱力了,没有半分虚假,这时的玄心吾明明有机会重创她,可惜他居然没出手,这不是生反骨,不是叛逆是什么?就因为他的那一个举动,他们的计划陷入了更危险的境地,若是他如他们所希望的那样,他们担心的事情就会少一件,胜算大增,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开展回收计划吧,放任只会给我们的计划带来更多的危险,谁若是阻拦的话,那就一并当作叛逆处理吧,再问一遍,你确定你看到了吗?”开口的人是这里比较有权柄和威信的人,他说了这种话,就代表事情基本确定了。他当然不是偏信,说这话的那个人感知很敏锐,而且由于功法的原因,他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比如重重阻隔下人或者动物的动作等等,虽然看到的并不是具体的画面就是。这是众人都知道的事情,所以大家都知道他这么说肯定不是乱说。

    “我确定,我看的很仔细。”那人点头,也正式宣判了玄心吾的死刑,哪怕玄心吾已经找机会逃出了魔道对他的控制,但是魔道的人既然下达了追杀令,那他基本就是必死无疑,他可没这么多的朋友可以依靠,甚至是他根本没有朋友。

    不过他还是逃了,义无反顾,毅然决然的逃了,在生命的尽头为了一生一次的自由,他逃了,逃到哪里是哪里,都是可以接受的。

    在追杀令下达的那一刻,今夜注定又不平静了,不过那只会影响到一部分的人,对于呆在天守阁的某个老头来说,他才不关心往外面会不会有人死,会死几个,他怀疑的是另一件事,怀疑到整张脸上都充斥着不信任。

    他就是那个曾经在武试夜晚摆摊木偶戏,还想收上官逸和无生做徒弟的老头,后来他不听张三劝阻,去闯天守阁找老朋友大阁老嬉闹的时候,被家里遭贼后恼羞成怒的大阁老设了个陷阱直接关押起来了,直到现在。毕竟天守阁辉煌的时候可是出过五重天的高手的,整个天守阁都是机关造物,真正发动起来怕是五重天的高手都能困住一段时间,四重天的就别想逃出去了。

    当然,过了一两天之后,老头自己就没想过出去。

    因为虽说是关起来,是阶下囚,但是人家也没虐待他,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大家待他的态度也友善,几天下来他快摸清楚天守阁的人的作息规律了,在这里待的舒服的很,时不时还能跟老朋友叙叙旧,当然不想出去,但是最近两天,他却察觉到了一些异常。

    那就是天守阁的弟子似乎在收拾行李,不是一部分,而是全部,加上他偷听来的些许消息……似乎天守阁要遭逢大难,即将覆灭,而大阁老让他们准备好,只要形势不对就让他们迅速离开。

    他觉得这是大阁老的把戏,自己这么多年来没少被他欺骗,而且把他捉起来这件事,大阁老绝对是别有用心,说不定这就是大阁老为他设置的局,他可不会上当。

    但是到了今天,他越发怀疑起自己的这个判断。

    不得不怀疑,因为看守他的人早上还尽职尽责的送饭,检查封印……一丝不苟,可是中午虽然送饭过来,但是当着他的面把锁,封印解开了,似乎是放他离开,但是偏偏一句话也不说,这不符合常理。

    这些弟子都是懂礼守责之人,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到了晚上,都到了这个点上,早该有晚饭送过来,但是却连个人过来看他都没有,明明大家都还在天守阁里,这到底是为什么?

    老头还是忍不住走出了牢笼,去找人问情况。

    但是他得到的只是几句关心的话和一些银钱。

    银钱不多,毕竟天守阁的弟子比较特殊,攒不下来什么钱,这些就是那个弟子所有的积蓄了。

    那几句话是这样的:“老前辈你怎么还没离开啊,快走吧,你和天守阁无关,不必为此受累,这些银钱拿着,去外面买些吃食吧,虽然不多,但我只有这些了,莫要再回来了。”

    莫要再回来了,六个字里蕴含着多少秘密,老头不知道,他素来不关心这种事,但是攥着那些银子,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觉得自己该管这件事,不管应不应该自己出面,不管大阁老那家伙到底是不是在算计自己,他都要管管。

    所以他离开了,头也不回的离开,去找他其他的老朋友,他直到大阁老不会告诉他,但是那些人肯定知道些什么,去问他们就好。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