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农家贵女_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不束之客-笔趣阁

时间:2021-01-14 10:3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风飞凤小说农家贵女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不束之客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过年封印,永昌帝不用临朝听政,但也没轻松下来,转眼就过了正月初五,想起郭公公汇报的,钱文瑾没有借任何人的名头,竟然把饭店打理地红红火火,理解文瑾便装出行,真的是为了做生意。同时,他对文瑾的好奇心大增,甚至想出去看看,文瑾的饭店到底什么样儿。

    皇上虽然不用挣钱,但他也知道钱难挣,一个小官吏,常常会为了几百两甚至几十两银子,就会罔顾国法,若是钱好挣,跟文瑾一样开个饭店,立刻财源滚滚,谁还去冒险犯法呢?

    郭公公听了永昌帝的言语,十分发愁:“皇上,这太危险了,你千金之躯,怎能微服去犯险。”

    “我连去外面随便看看都不行,可见这京城乱成什么样儿了,你整天说国泰民安,难道都在骗我吗?”

    “皇上,真的国泰民安,可再安宁的社会,也有坏人的,万一碰上个不长眼的,弄出事儿可怎么得了?”郭公公一脑门子都是汗,拼命劝阻。

    “你的功夫呢?你身边那几个不是号称堪比五虎上将吗?是不是又蒙我呢?”

    “皇上,他们跟着你去的西疆,有多厉害,你还不明白?”

    永昌帝笑:“难不成京城还比西疆凶险?”

    郭公公哪是皇帝的对手,没两个回合便败下阵来,乖乖去安排了。

    再说钱家人,这天坐了马车,带上跟随着佣人,直奔文瑾的饭店而去。

    文瑾和郡主一辆马车,韦氏婆媳坐一辆。文瑾见养母端庄地坐着,心里佩服她的教养真不一般。

    “娘娘,你不看看外面什么样儿吗?我看你每次出去,都这么坐着,一点也不好奇吗?”

    玉洁郡主笑了一下:“看两眼,还是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呀。”

    “呵呵”文瑾这才想起来,玉洁郡主一直生活在深宅大院里,外面的小摊小贩市井小民,她又没打过交道,从窗帘缝隙看几眼,自然什么也不明白,只能徒增烦恼而已。

    饭店里一个客人都没有,马车一直走到院子里才停下,最靠近厨房的那两间包厢,已经收拾好了,下了马车,文瑾扶着玉洁郡主的胳膊往里面走。

    “这房子还不错的。”

    “是啊,各地的会馆,常常都是大商人捐资修建,资金宽裕,房子都修得很好。”

    两人说着,便进了饭店大厅,几个小二穿戴一新,躬身迎接主子到来。

    穿过大厅,几乎走到楼道尽头,一路上到处都揩拭地干干净净,墙上要么挂着店里的特色菜的画片,要么,则是一些菜品推介,玉洁郡主很是好奇,一个一个细细看过去,偶尔还评论一番:“哟,这个菜挺好吃的,在饭店肯定卖得好!”

    “嗯,是的。”文瑾敷衍地点头,其实那菜有些贵,虽然利润不错,但一天也只能卖出三五盘,但她却并不打算给玉洁郡主说出来。

    玉洁郡主昔日不管多么苦,却从来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不知道普通百姓,到底是怎样一个穷困的境况。

    进了包厢,玉洁郡主见窗户上裱糊着白绢,房子里还比较明亮,墙上挂着画儿,墙角还摆了一棵大叶子的绿植,桌子是油漆过的,擦得锃明瓦亮,十分洁净,她满意地点点头:“嗯,挺好的,让人一看,心里就很舒服。”

    “谢谢娘娘夸赞。”文瑾随口道。

    玉洁郡主轻轻敲了她一下:“贫嘴,谁夸你来着?”

    跟在后面的嫣然轻轻笑了一声,虚扶着韦氏的胳膊,示意她坐玉洁郡主身边。

    韦氏的好奇比玉洁郡主更甚,她直到坐下,才好像明白过来,感慨了一句:“也不知道瑾儿是如何想到这些的。”

    “二伯母,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走呀?出门在外,谁不希望能跟在家一样,热腾腾香喷喷地吃一顿?尤其是京城有钱人家多,我就想啊,咱家什么样儿,饭店就什么样儿,顾客这才有宾至如归的感觉,才会喜欢这里呀。”

    “嗯,以己度人,瑾儿这想法好。”玉洁郡主点点头。

    因为早就准备好了,小二很快上了茶点。文瑾想让家人真正体会一次在外吃饭的感觉,因此,还特别安排略等会儿,才上饭菜。

    一桌人悠然地喝茶聊天,大概等了一刻多钟,文瑾估计该上菜了,文翰忽然敲敲门走进来:“瑾儿,你不带娘娘和二伯母出来走走?登高望远,娘娘好容易才出来一趟,也体察一下民风民俗。”

    嫣然有点雀跃,把眼光转向玉洁郡主和婆婆:“娘娘,母亲,登高望远,虽然冬天萧索,也有一番景致的,你们不若一同去看看?”

    韦氏似乎觉得不太好,但玉洁郡主却点了点头,她便跟着郡主站了起来。

    三楼的楼头,有个小二低头退在一边,手里提着块抹布,似乎刚刚擦完楼梯扶手,玉洁郡主她们都好不怀疑地走了过去,只有文瑾感到很奇怪,栏杆已经干了,抹拭的人怎么还在这儿?

    文瑾走在最后,她沉思地看着小二,只见他让过了前面几个女子,到了文瑾跟前,微微抬起了头。

    作死,竟然是钱隽,难怪这个身影如此熟悉,要不是这身跑堂的衣服比较小,绷在身上,遮掩了他身上特有的潇洒和犀利,文瑾肯定早就认了出来了。

    钱隽笑了一下,露出洁白的牙齿,文瑾的脚步微微一顿,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欢喜,但还是狠狠瞪了他一眼。

    这若是让人知道了,不光对自己不好,钱隽的名声也会受损。还好今天全是自己家人,韦氏和君主娘娘警惕性又低,文瑾腹诽着,跟上前面的步子,嘴角却忍不住地往上翘,她也说不清自己此刻的心情到底算恼怒还是欢喜,反正既怕,又忧,还有一丝甜。

    钱隽看见了,心情更是舒畅,觉得这一趟真不白来。

    三楼的房间里,没有地龙也没有火盆,为了远眺,还打开了窗户,春寒料峭,大家很快就受不住,掉回头回一楼,钱隽低头走在文瑾身后,两人也不敢说话,只用眼神交流着信息,文瑾无非嫌他惹事,钱隽却笑嘻嘻一脸满足,快走完阶梯,楼道那一头来了几个人,钱隽很警觉地往后一缩,没敢露面。

    守在包厢门口的小二急忙迎上去:“这位客官,今天不营业的。”

    “开饭店哪有把客人往外推的?再说,我都闻到饭菜的味儿了,明明营业着,你竟然撒谎!”

    “是——”文翰本想解释自家人出来转转的,楼道光线灰暗,他上前两步,便觉得不对劲,来人那一身岳峙渊渟的气势,绝不是普通人能有的,他赶紧示意小二闭嘴,等女眷进了包厢,关上门,这才迎上前去:“先生,今天确实不营业,不过,既然来了,小店就没有不欢迎的道理,只是菜品不全,还请多多包涵。”

    来人身边一个文士说了一句:“无妨,有什么端上来吧。”

    文翰赶紧把人让到为他们准备的房间,钱先聪很奇怪有人进来,站起来正要询问,忽然看到了一张令他既尊重又惧怕的面孔,噗通一声便跪了下来:“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万岁!”

    竟然是永昌帝,钱先诚腿一软便跪下来,身子还哆嗦个不停,不知道是激动的,还是害怕。文翰也赶紧跪了下来。

    “起来吧,我是来吃饭,又不是来听政,不要来这些俗套了。”永昌帝道。

    这个当口,皇帝带的几个大个子,已经守住了门口和楼梯,钱先聪起身,想带哥哥和侄子退出,也被阻止住了。

    “来,钱大人,一起坐。在西疆,咱们经常一桌吃饭呢,到了京城,怎么反倒生分了?”

    钱先聪不敢反驳,心说,那是什么情况?军情紧急,常常吃饭的时候,便是商量和咨询的时候,匆匆填饱肚子,翻身上马便要踏上征程,哪有时间讲礼仪尊卑?可现在……,钱先聪诚惶诚恐地解释:“西疆是战时特殊,太平盛世,微臣如何再敢僭越?先聪愿意服侍皇上。”

    “别这么客气,还是坐下吧,你伺候我,让他们如何是好?”永昌帝拉着钱先聪的袖子,“一起来,一起来!”

    钱先聪感动地热泪盈眶,又行过大礼,才侧身坐了。

    “这两位是你的兄长和侄子吧?都坐,钱,钱什么来着,你。”

    “钱文翰!”

    “哦,钱文翰,在中江府立下大功的人呢,陪朕吃饭,完了给我讲讲你和陆灿的事儿!”

    钱先诚行了大礼谢过皇上,这才正襟危坐,一脸惊慌,钱文翰还好些,最初的慌乱过后,镇定了许多。

    文翰征询皇帝的意思之后,示意开始上菜。

    无论刀工和味道,都和宫里的御厨差别很大,皇帝在西疆,没少吃辣子,可进了宫,那个滋味几乎就没了,这回看到红彤彤的辣油,不由食欲大恸,郭公公给他夹到面前的盘子里,他便一口就进了嘴。辣得他脸色一下子就涨红了,用了好大的劲儿,才忍住没有咳出来。

    文翰赶紧递上一杯猕猴桃汁,这本来是文瑾出主意给郡主准备的,嫣然觉得好喝,文翰便多带了些过来,还好有它救场。

    有些凉意酸甜可口的果汁进嘴,永昌帝觉得十分舒服:“唔,这个不错。”

    “这是舍妹在山阳县时发现的,带人移栽在津河旧道沿岸,现在,那里好些人家都跟着种植起来,过上几年,便能造福一方了。”

    “嗯,不错!”

    郭公公见永昌帝心情似乎很好,对杯中物也比较钟爱,就小心地问了一句:“那,要不要山阳那边贡过来呢?”

    文翰赶紧接话:“皇上,这可是好东西的,味道好,对身体也很好,有延缓衰老促健康的作用,学生一直想献给皇上的,可惜没有门路……”

    永昌帝笑:“难为你这片心了,坐下说话!”……

    钱隽听见皇帝的声音,知道外面肯定布满暗哨,此刻不管如何乔扮,都很有可能露出马脚,他干脆豁出去,把头巾往下拉了拉,真的当起小二来。只见他大大方方走到厨房,楼道上几个侍卫竟然因为光线不好,没有认出来。

    厨房门口,也站着一位黑铁塔,目光炯炯地盯着里面忙碌的人们,钱隽低头耷脑,做出一副猥琐状,那人没有多注意。烧火的大娘怕极了,拿着小铁锨的手不停地哆嗦,钱隽走过去,示意她让开,帮着往里面添起柴来,幸好在怀津的日子,让他有机会接触普通百姓的生活,不然,他这样的贵公子,如何会这个?

    等那大娘终于镇定下来的时候,钱隽已经弄了一脸灰土,他仔细地把脖子、手、手腕都抹匀称,这才拿着抹布,到处擦拭,那些侍卫竟然没有看出端倪,这让钱隽的胆子越发大了起来。

    文瑾她们是女眷,因此,过来也带了几个丫鬟婆子,小二把菜送到门口,便由婆子接过去,钱隽好容易争取到了一回端菜机会,却被挡在外面,心里十分郁闷。好在文瑾背门坐着,他还能看到一个俏丽的背影,令他略感安慰。

    文瑾正在听韦氏和玉洁郡主说话,忽然觉得背后**辣的不自在,不由地回头瞥了一下,身子一下子都僵住了,暗骂一声这厮太胆大,她瞪了一眼,扭头再也不搭理钱隽。壁来了个大人物,钱先聪都跪下了,这边女眷也都知道,但她们全猜错了,都以为是三皇子福王来了呢,福王是钱先聪的上级,又有贤王的美名,行事潇洒不拘小节,忽然来手下家眷开的餐厅坐坐,很符合他的一贯作风,这边的人,也不觉得突兀,依然自在地吃着喝着。

    玉洁郡主本来带几个女眷过去拜谒的,但被门口的侍卫挡住了:“爷说不必麻烦,你们自便吧。”玉洁郡主以为对方见女眷不方便,倒也没有坚持,而是继续享受这好不容易出来一趟的奇异感觉。

    文瑾不明白钱隽为何还没有离开,而却那么一副打扮,难道为了多看自己一眼么?她已经从遇到钱隽的惊喜中冷静下来,对钱隽这样,一面感动,一面忧心,甚至,还有些恼火,善泳者溺于水,玩火***,都是说的钱隽目前这种状况。

    仁亲王本来还坚决反对着呢,若是再传出闲话,老头就更有理由不答应了,钱隽实在太骄狂!

    文瑾要是知道来的是皇帝,钱隽想走都不行,心里恐怕不会嗔怪,只有担忧吧。

    文翰在里面应酬皇帝,虽然担心朋友,但还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尽量保持情绪稳定,跟皇帝讲了当年在中江的事情。

    “这陆灿果然能干,甚合朕意!”永昌帝心里暗想,原来他今天出来,也不仅仅纯粹是游玩的,江南布政使举荐陆灿做江南东道道台,吏部压着不答应,几个内阁大臣除了粟青,也都觉得陆灿没有功名,让他做个知府,已经是破格了,不能再进一步。

    粟青年已六十,须发皆白却依然没改了那副执拗性子,他和杨坚几个争执,竟然把事情捅大了,碰着机会在永昌帝面前,把陆灿赞扬了一番。

    反对者除了说陆灿功名不显,也没有说出陆灿有什么不是,永昌帝刚好想要整顿江南官场,准备换下几个人,正愁人手不足呢,这一回,也算是有目的而来。

    粟青当时,为了迎合杨坚,曾经推荐了郭浩,事情过后,非常后悔,现在做事,便不再顾及其他人,对皇上知无不言,永昌帝对他的印象也大为改观,他从好几个渠道了解陆灿,和文翰谈话,只是其中一个方面。

    文翰是亲自经历的人,自然比别人说的更详细具体,也更加生动翔实,永昌帝听得出来,他对陆灿是佩服的,期间的话语,却是冷静而理智,没有刻意的褒扬,也没有故意的隐瞒。

    文翰说完,还总结了两句:“有些人读书好,不见得会当官,有些人读书一般,却不见得不会做事,这当然是个别的,就像路大人一样。”

    永昌帝点头:“唔!你觉得路灿的能力,做个道台如何?”

    文翰想了想,有些羞赧地道:“我觉得他很努力,应该可以的,再大,就不好说了。”

    永昌帝笑:“你说的对,他若是把道台的官儿做得很好,便有可能做更大的,若是这个都一般般,自然就不可能更进一步了,所以嘛,官儿都是一步一步做大的。”

    文翰恭敬地点点头。

    永昌帝在文翰严重,看到不是惊惧,而是敬佩、渴慕、尊重,他便知道这个人若是做官,肯定是努力上进清廉自好,便又问了一句:“你辞了先帝的授官,可是想参加科举呢?”文翰恭敬地道:“是的,我又多读了三年书,觉得受益匪浅,当年还是太年轻了。”永昌帝点点头,便站起来,准备离开了。钱先聪赶紧带了兄长和侄子行了大礼,跪在地上恭敬地送别。

    ...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