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冒牌大英雄_ 第八卷 第七十二章 仪式-笔趣阁

时间:2021-01-13 00:4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七十二编小说冒牌大英雄 第八卷 第七十二章 仪式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整个码头,静得如同荒废了上千年的古堡一般。

    人们沉默地看着眼前这个胖子。目光中,有好奇有鄙夷,有愤怒有困惑,也有惋惜和怜悯。各种各样的复杂眼神不一而足。

    那一场营救直播,给人们的印象实在太深刻了。一看见这个胖子,大家就想起了他跳出机甲,高举着双手投降的模样。

    尽管所有人都知道,在此之前,正是这个胖子带领敢死营执行了一次几乎是送死的任务,为盟军赢得北部山区战役争取了关键的几个小时时间,也正是他带领部队在丛山峻岭中一路逃亡,一直走到绝境依旧战斗不息。

    同时,大家也在猜测,杰彭装甲师最终出人意料地宣布投降,肯定是因为在那辆指挥机甲里发生了什么。

    甚至有不少人在为这个胖子开脱。有不人在从他带领敢死营毅然发动冲锋的表现以及军方政斧和宣传方面各种各样的迹象去推测,这个人当时投降的真假。

    可是,再同情他再没有恶意和偏见的人都承认,一想到这个胖子投降的样子,所有人唯一的想法,就是冲上去把他打一顿!

    不打别的地方,就打脸!

    人类世界的战争,从古至今就没有停止过。历史上举手投降的人很多。在被敌人攻陷的阵地上,在被包围的城市废墟中,在战争结束的投降仪式上……可没有一个人投降可以投降到这胖子这么贱!

    回想他跳出机甲的那一刻,那是一张什么样的脸啊。

    谄媚,卑微,惊恐,懦弱,讨好……他原地转着圈举手投降时,脸上的表情根本就不是人类能够做出来的。

    你可以说那时候的他像一只夹着尾巴的狗,像一只被揍得鼻青脸肿的浣熊,像一只被拎着后劲皮的猫,像一只瑟瑟发抖的兔子……就他妈不能说他像个人!他简直丢尽了所有军人所有男人乃至整个人类种族的脸!

    这只该死的地精!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胖子则兴奋地冲大家挥着手,身后,二十多名年龄不一,神色淡然的军人和数十名穿着白色研究服的科研人员,陆续走下巡洋舰,其中一名漂亮得让人心跳加速的女孩,恬静地站在胖子身旁,亭亭玉立小鸟依人。

    一时间,整个港口一片哗然。

    “他妈的,好白菜都让猪拱了。”这是嫉妒的。

    “别拉着我,我要好好揍这胖子一顿,他妈的,今天可让我逮着机会了,就算明天把老子送上军事法庭,老子也认了!人生难得痛快他妈的一回……谁在推我,出来!”这是色厉内荏的。

    “这胖子犯什么事了?”这是孤陋寡闻的。

    “来来来,我跟你讲,这胖子可不得了。老子这辈子,就没见过这样……”这是好为人师的。

    “呸!”这是干脆的。

    整个码头如同开了锅一般。

    “胖子?”玛格丽特吓了一跳。身旁的查克纳军政高官和几位盟军将领也面面相觑。所有人都没想到,这胖子,竟然在这个时候到达。而且,还大大咧咧地闯进了迎接斐扬部队的欢迎仪式,不知死活地出现在众目睽睽之下。

    更让人发疯的是,原本不应该同时出现的匪军,不但一同到达,还把斐扬舰艇给挡在了后面。很明显,这帮家伙是在为他们刚刚在港口遇见的长官让路。

    在经过短暂的僵持后,匪军的四艘大型运输舰已经分批停靠上了泊位。而被他们挡在后面的了八艘斐扬巨型运输舰,也终于在查克纳引导舰反复的灯光沟通下,缓缓靠近泊位,打开舰首的牵引器,与码头牵引器咬合。

    随着一声声巨大的机械声响,沉重的舱门打开,穿着蓝色制服的匪军士兵和穿着灰褐色制服的斐扬士兵几乎同时走了出来。

    一看双方的士兵,民众就不禁发出了一阵更大的喧嚣。

    第一艘斐扬巨型运输舰里走出来的,就是大家期盼已久的斐扬双头鹰二号师。

    这个师,装备的全是十一代长刀机甲,如果不是联合制造十二代机甲已经研制成功的消息早已经传遍整个世界的话,斐扬三种十一代机甲中最顶尖的长刀机甲,就是这个时代最顶峰的王者。

    一辆辆机甲在驶出舱门之后,就被运上了码头的重型轨道运输车的车厢,那些如同猎豹般精悍的机甲战士,则在长长的驳岸上列队。他们迅捷的动作,充满爆发力的身体,严明的纪律,不是引来围观民众的啧啧赞叹。

    第二艘到第六艘运输舰里,走出来的是斐扬第六军和新编第三十九军。虽然这两个军,足称精锐,其中第六军的三个师还都是王牌师,装备十代神赐机甲和部分十一代长刀机甲,可是,在之前的双头鹰二号师带来的震惊下,他们受到的关注就少了许多。

    当第七艘和第八艘巨型运输舰同时打开,无数在制服肩膀上绣有李佛军团徽记和三十一军标志的士兵,从数十个一字排开的舱门奔腾而出的时候,已经渐渐变成一团嘈杂议论的喧嚣,忽然间在一阵寂静后,化作一团压抑不住的欢呼声和喝彩声。

    早就听说过李佛军团的民众,第一眼看见三十一军的军容,就被征服了。

    无数精悍而严肃的士兵,如同一道道黑色的洪流,飞快地在泊位边的巨大空地上汇集。除了脚步声,这些士兵没有丝毫的别的声音。

    他们集合速度极快,没有稍息立正左右对齐的口号,一队队士兵就如同安装了电脑一般精确地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一个巨大的方阵从一个边角开始,不断的向右向后延伸,人群翻滚,片刻之后,方阵就已经成型。

    两万多名士兵,每一个人的军姿,都和码头上法塞特等军官一摸一样,如同从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士兵之间精确的间距,整齐的行列,让人震撼得头皮发麻。

    不用再说别的,看见这支部队,大家就不难想象李佛军团为什么能够在莱恩战场势如破竹。

    这不是一支军队,这是一把利剑!所有人都相信,只要指挥官手指所向,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地刺过去,不惜一切代价,不计生死,直到将面前的敌人刺穿,刺透。

    三十一军展现的军容,让所有人都心跳加速,目眩神迷。

    忽然,一阵嘘声,从人群中响起。人们转头望去,却发现,就在三十一军出现的时候,泊位另一边的匪军运输舰,也打开了舱门。

    玛格丽特和一干高官们尴尬地捂住了眼睛。

    一群群勾肩搭背的匪军士兵乱糟糟地走出了舱门,一出来,这些家伙就东张西望,嘻哈打闹,不时交头接耳地聊天。看起来,不像是一支军队,倒像是一个旅游团。一些家伙,还冲着迎接的人群兴奋地挥手,撮指吹口哨外加飞吻,忙的不亦乐乎。

    人群的嘘声,更响亮了。只不过,这嘘声似乎丝毫也影响不了这帮土匪的兴致,他们愈加亢奋地挥舞着手,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目光深情无比。

    如果单单只是这样,也还没什么,可偏偏不知道怎么回事,随着几名匪军士兵和泊位另一边的三十一军士兵怒目而视,双方互相瞪眼的士兵越来越多。更有一部分匪军士兵,冲着三十一军发出了一阵阵的嘘声,而民众的嘘声被他们这么一引,倒像是在配合他们嘘三十一军似的。

    “怎么办?”有些手足无措的查克纳高官们面面相觑。都是一阵头疼。

    匪军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和斐扬军撞到一起。不说这个欢迎仪式是给斐扬人准备的,被匪军这样喧宾夺主说不过去,就说双方在进港时发生的冲突,就够让人头疼的了。

    最要命的是,那个一脸冷冰冰,和所有人都格格不入的法塞特,还是此时如曰中天的李佛军团的重要人物。虽然在李佛军团中,他的排名不过在七八位之后,可是,因为他有足够的年轻,因此,他在许多人的眼里,已经被看成了李佛的接班人!

    既然是接班人,他就不可能在匪军面前有任何示弱和退让。

    胖子在联军最高指挥部,当众辱骂李佛的事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这个来自勒雷联邦的混球,似乎根本就不知道李佛在斐扬代表着什么,不知道李佛在他麾下的士兵中间,是什么样的地位。李佛不仅仅是一个领导者,他还是整个李佛军团每一个士兵的信仰!这一点,在整个斐盟军方,都是人所周知的!

    可胖子偏偏就当着十几个国家的军方高级将领的面,把李佛骂了个狗血淋头!

    这个仇,李佛当然是要报的。认识李佛的人都知道,得罪了这个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之前最高联合议会提出的针对两支缴获的比纳尔特象级舰队的议案,不过是李佛轻轻戳出的一根指头而已。如果不是黑斯廷斯的一道命令,或许这根指头,已经戳进了胖子的心脏。

    而这也表明,胖子站上的,是黑斯廷斯这条船。如此一来,双方的矛盾,更加不可调和。

    看看三十一军那些沉默的士兵看向匪军那凌厉的眼神以及匪军那帮吊儿郎当的家伙不时瞟向三十一军队列那轻蔑的目光就知道,只要一颗火星,两边就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打起来。

    因为身在局外,所以,在场的将军和官员对于斐扬军方出现的权利之争,比任何人都看得明白,而他们的地位和他们能够接触到的情报,也让他们对这场争斗有着极其深刻的了解。

    从李佛猛虎出闸,一战赢得加泰罗尼亚之后,黑斯廷斯之后时代的领导权之争,已经完全明朗化了。在场的人相信,有机会下手的时候,不管是黑斯廷斯,是李佛,是那位年轻漂亮,看起来似乎还有些稚嫩的玛格丽特小姐,还是法塞特,都会毫不犹豫地下手。

    如果说,以前的匪军,还待在长弓星系,远远游移于黑斯廷斯家族和李佛的交锋战场之外的话,那么,当他们到了这里,当黑斯廷斯专程到汉京来接见匪军首领田行健,并决定将首批十二代机甲优先配备给匪军后,他们已经和三十一军,狭路相逢。

    即便双方不会在这个时候在这样的地方生死之搏,可是,关于荣誉,名声,以及向周围其他人释放的信号等方面的对抗,却是绝对不可避免的。

    可以想象,当匪军这帮混蛋挡在三十一军的运输舰之前,或者当这场原本属于斐扬的欢迎仪式变成了匪军的欢迎仪式时,那位从一开始,就单独站在旁边的法塞特中将,会做出如何强硬的反应。

    李佛军团的强硬,众所周知。哪怕他身后的其他运输舰里的斐扬部队都是黑斯廷斯的嫡系,哪怕玛格丽特和许多盟军高官也在这里,哪怕那个胖子不是什么好欺负的,这位法塞特中将,也会毫不犹豫地碰上一碰。

    这是作为一名将军的勇气和信心,是一支成熟的军队应该拥有的霸气。况且,三十一军,是李佛军团的军队!黑斯廷斯还没有死,李佛都已经敢正面对抗了,被称为小李佛的法塞特,又怎么可能在匪军和玛格丽特的面前有丝毫退缩。

    所有查克纳高官,都恨不得把这个欢迎仪式变没了,把仪仗队都变回到军营里。

    要知道,等候在泊位中央公路入口处的仪仗队军官,只有一名。他陪同哪个人,哪个人就是这场欢迎仪式的主角。主角只有一个,那么,另外一个,必然成为受到冷落的一个。如果没有这个仪式,至少大家可以笑眯眯的迎上去,握手寒暄。用东道主的热情弄出一团和气,而不是站在这里,傻傻地看着双方剑拔弩张的情绪发呆。

    看见胖子正冲自己不住飞吻招手。玛格丽特哭笑不得地快步走到了胖子身旁。

    “你怎么这个时候到这里?”玛格丽特看了胖子一眼,目光立刻移到了胖子身旁的女孩身上。只要看一眼这个女孩和胖子站的距离,以及女孩穿的衣服和看向胖子温柔的目光,玛格丽特就知道,这就是死胖子冒死去沧浪星的最大理由——米兰。

    同样美丽的女人见面,不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敌意,就是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如同一株幽兰般的米兰,在清纯中,却有着一种显然不是未经人事的女孩所能拥有的风韵。几乎是一见面,玛格丽特就喜欢上了米兰。

    两个女孩微微一笑,就听胖子怒道:“什么意思,我不能来么?”

    “笨蛋,”玛格丽特狠狠瞪着胖子:“你来就悄悄的来好了,干嘛闯这个欢迎仪式?”

    “胖爷我高兴,”胖子冷笑道,扭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法塞特:“那家伙盯着我很长时间了,他就是那个什么小李佛?”

    米兰和玛格丽特同时点了点头。

    玛格丽特惊讶地对米兰道:“你也认识他?”

    “当然认识,”米兰白了胖子一眼,“那家伙,想勾引他的青梅竹马呢。”

    “青梅竹马?”玛格丽特似笑非笑地看了胖子一眼,拉住米兰的手道:“你是米兰吧,我叫玛格丽特。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叫我玛姬。”

    米兰看着玛格丽特淡金色的头发和那张美得让人窒息的脸,敏锐地察觉到这个女孩似乎和胖子之间的关系,并不那么简单。因为玛格丽特在走上来跟胖子说话的时候,没有带任何称呼,而她看向胖子的眼光,也格外不同。

    “很高兴认识你,玛姬”米兰清纯的脸上,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手指却已经悄悄地搭到了胖子的腰上。这四处拈花惹草的死胖子,不收拾收拾,估计他早忘了老娘的厉害!

    刚刚搭上肉一拧,却听玛格丽特幽幽地道:“这胖子到沧浪星,就是为了救你,一直在想能让这个贪生怕死的家伙这么奋不顾身的女孩会是什么样,原来这么漂亮。”

    说话的时候,玛格丽特的眼睛不住瞟向胖子,那幽幽的眼神,任谁都能看出来。

    刚刚还在为安蕾吃醋的米兰,顿时眉花眼笑,手下也轻了许多。拧完了,还咬着嘴唇给胖子偷偷揉了揉。

    胖子一脸倒霉地耷拉着脑袋任米兰下毒手,连哼都不敢哼一声。只能把话题转开,对玛格丽特道:“凭什么他能来我就不能来。李佛军团的很了不起么?看他那张冷冰冰的死人脸,胖爷我就生气。这家伙一看就心术不正,好吃懒做,不爱干净……”

    两个女孩对视一眼,都有些无奈。这睚眦必报的胖子明显是找借口,他真正的理由,恐怕还是他那位青梅竹马吧。幸亏安蕾没来,若是来了,这里就热闹了。

    “真是有意思。”看着死赖在仪仗队前不远处的胖子,法塞特轻蔑地一笑,自言自语地道。

    刚刚他已经和对方的目光撞上过好几次,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可彼此的眼神中都没有什么客气。他知道,这胖子,显然是准备在这里杠上了。

    他转过头,目光和站在迎接的查克纳高官人群中的查克纳副总统马卓文的目光轻轻一碰,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在这个专门为迎接斐扬部队举行的欢迎仪式上,来的不止有查克纳军方的几名将军,还有副总统马卓文。这可是他的老朋友。此时,无论是马卓文还是几位将军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这胖子还没露面,就已经把整个查克纳闹得沸沸扬扬。这一露面,似乎又给他们出了一个难题。

    身后,民众显然也已经看出事情有些不对劲。喧嚣声渐渐大了起来。

    “那胖子在那里搞什么?”

    “一帮杂牌兵,赶紧让他们走啊。”

    “就是,真不明白这胖子怎么有这么厚的脸皮。”

    法塞特听着身后的声音,微笑着负手而立。现在,他有的是时间跟那胖子耗。不知趣的人见多了,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知趣的。

    “将军,我们要不要……”一名参谋小声地请示道。

    参谋的话还没说完,法塞特就摆了摆手:“现在挨骂的,又不是我们,看他们能够挺到什么时候吧。我倒真想看看,他们灰溜溜离开这里的样子。”

    “可是,”参谋小心翼翼地道:“如果查克纳将就这欢迎仪式欢迎他们……”

    法塞特淡淡地瞟了一眼参谋:“听到身后的声音了么?”

    参谋点头道:“听到了。”

    “你认为,对一个在直播中投降的家伙,民众会有好感么?”法塞特轻蔑地道,“况且,查克纳官员首先需要考虑的,是他们这么做的外交后果。你认为他们会把欢迎斐扬军队的仪式变成了欢迎匪军的仪式,而把斐扬盟军丢在一旁冷落么?”

    法塞特的话音刚落,就见一名查克纳官员小跑到了面前。

    “法塞特中将,仪式马上开始,请您跟我来……”

    “副总统阁下,”查克纳上将冯智看见法塞特被引导向仪仗队前的阅兵台,恼怒地看向马卓文。刚刚他们已经进行过了一番激烈的争论,可这位年近六十,被称为查克纳政坛公认的老狐狸不倒翁的副总统,似乎是铁了心要让匪军难堪了。

    看着冯智愤怒的目光,身材矮胖的副总统马卓文冷冷一笑道:“按照原定计划执行。我们没必要得罪斐扬共和国!”

    “我没想得罪斐扬盟军,”冯智大声道:“但我们完全可以想一个两全其美……”

    “就因为这支杂牌部队,和那位投降将军?”马卓文毫不客气地道。

    冯智紧紧地攥住了拳头。这位副总统,一直以来就和李佛关系密切,这并不是什么秘密。而在查克纳国内,他与国防部长,更是牢牢掌控着国防安全事务。查克纳前期的战局,那些国家安全顾问的策略,都和他脱不了干系。

    李存信元帅的报告,早已经传回了军部,除了投降那件事因为黑斯廷斯的命令只汇报给了总统之外,匪军和田将军在长弓星系,在沧浪星为这个国家做了什么,他都很清楚。可是,谁也没想到,他竟然在这个时候,想要给匪军一个难堪。就因为他和李佛的关系,就因为希尔总统已经不再听他的那一套,开始在各个方面摆脱他?!

    “这是他们自找的,”似乎一点也没察觉到冯智的愤怒,马卓文的眼睛微微一眯:“我们的这个仪式本身就是为斐扬人举行的,他们偏要在这个时候来插上一脚,这是自取其辱。和我们没关系。无论从哪方面来说,按照原定计划,都没有错!”

    说着,马卓文扫了身后的民众一眼:“况且,匪军好像并不怎么受欢迎,你们仔细听听民众的声音。”

    眼看法塞特已经微笑着站上了临时布置的阅兵台,马卓文瞟了冯智一眼道:“木已成舟,骑虎难下。我相信,你也不想让我们的斐扬盟军战士心冷。作为这里排位最高的上将,本来阅兵应该由你主持陪同,不过,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可以代劳。”

    眼见仪仗队军官看向这边的眼神越来越焦急,而冯智久久不做声,马卓文眯起了眼睛,细细的眼缝里,露出针一般的厉芒:“怎么?有什么问题么。”

    身后,民众的鼓噪声越来越大。对于那个勒雷胖子和他麾下的匪军,民众可没什么好感。一些等急了的家伙差点就要破口大骂了。

    冯智默默地侧身,让开了路。马卓文冷笑着举步向阅兵台走去。

    整个码头,都沉默了下来。眼看马卓文登上阅兵台,和几位斐扬将领握手,与法塞特相视一笑,并肩而立。眼看礼仪官已经按住了腰间的长刀,准备举步。

    忽然,大家看见,四名查克纳将领在冯智的带领下越众而出,齐步向胖子走去。

    怎么回事,人群一下子搔动起来。

    大家傻傻地看着这些平时连看都看不到一眼的高级军官,迈着普通士兵队列行进时才走的鹅步,在胖子面前立正,傻傻的听外表温文尔雅的冯智上将,用洪亮的嗓门,大声道:“查克纳上将,冯智……”

    “查克纳上将,赵平山。”

    “查克纳中将,约翰。威廉姆斯。”

    “查克纳中将,孙楠熙。”

    “查克纳中将,伯尼。拉克利夫。”

    几位将军一同立正敬礼,冯智上将的声音,在整个港口回荡着:“向曾经营救我十二集团舰队,击败比纳尔特汉弗雷至今依旧死守长弓星系,征战沧浪星,带领我第十三装甲师,第五十一机歩师突破温泉镇,封锁北关市,拖住杰彭第二装甲师,并最终领导盟军赢得沧浪星登陆战的英雄,田行健将军,致敬。”

    说着,冯智上前一步伸手给了胖子一个大大的拥抱:“田将军,欢迎您的到来。查克纳蓬荜生辉。”

    所有人,都被这忽然出现的一幕,弄得目瞪口呆。

    正不知所措的时,忽然,从斐扬三十九军的队列前,走出了几位斐扬军官。

    三十九军的六位师长,他们想干什么?

    众目睽睽之下,只见五位少将和一位中将,大步走到胖子面前,一一冲胖子行礼,并热情的拥抱着胖子。

    鸦雀无声中,只听领头的三十五师师长对胖子道:“将军,没想到我们又在这里见面了。当初在加查林,如果不是你击溃了莱因哈特的神话军团,射杀了斯蒂芬,恐怕我们早就在加错折戟沉沙了。当初,道格拉斯将军说过,我今天,再说一次……”

    说着,中将退后一步,大声道:“斐扬太空海军陆战队第三十五王牌师…”

    中将话音刚落,另一名少将就立正道:“斐扬共和国陆军第八十六装甲师……”

    “一零二装甲师……”

    “一一七装甲师……”

    “二一零装甲师……”

    “第六十六装甲师……”

    整个港口,都是六位斐扬将领让人热血沸腾的声音:“同感大德,但有所托,万死不辞!”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

    数万民众张口结舌,呆呆地看着那个其貌不扬的胖子。

    一片死寂。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